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价格 >

商品价值的开端与意思

日期:2019-10-09 17:20 来源:

  

商品价值的开端与意思

  

商品价值的开端与意思

  

商品价值的开端与意思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商品价格的起源与意义 有人说:“价值根本不是物质的固有属性,而是一种主观的虚拟的概念,更不要说什么剩余价值了”。这结论符合实际吗? 使用价值由于性质不同,稀缺性不同等原因,从而不同品种间存在着不同的获取难易度,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客观事实吧?这种获取难度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它们相互交换时,相互间存在着一个比例关系,如3个桃换5根葱,而不是1:1兑换。它证明葱的获取难度比桃小,对吧?以1根葱为基准“元”来看,3个桃换5根葱就是价值5元。这就是交换价值概念的来源。所以,交换价值或如约定俗成那样简言之价值,并非虚构或主观虚拟吧?一个桃的价值则是:5/3≈1.7元,对吧?由于这里的桃和葱都是人工生产的,而生产桃与葱的人工劳动及其劳动量,则是人类为获取它们所付出的代价。换言之,葱和桃作为使用价值,生产者获得它们是付出了劳动量作为代价或成本的。这成本越大,当然就代表它的获取难度越大!对吧?那么,生产者对于获得桃和葱各自付出的劳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由于付出的劳动量无形无色地物化在了产品之中,因而这个劳动量要想直观测算,恐怕是很难计算出来了吧?不过,有个简单的替代办法可用,就是通过交换来测试。因为客观上只有等量的交换,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一方总是多换1%,那么100次后,另一方将无物可换。因为他还没有生产出新产品来。而能够持续的等量交换,则可测试出生产者获得桃与葱所付出的等量劳动量之间的比例关系了,即1:1.7,代表获取1.7根葱与1个桃难度相等,也即主体获取1个桃与1.7根葱所付代价或劳动量成本相同,或曰两者价值相等。而这也就是劳动价值理论的由来。因为桃和葱皆为劳动产品,获取两者的代价则只有花费的劳动量。所以,两者交换的比值就是物化其身中的劳动量的比值,而花费劳动量的大小,就代表着获取难度的大小。因为花费两天劳动的产品比一天劳动的产品当然难度更高,代价更大。对吧?所以,劳动价值理论并非一无是处,在纯劳动产品从而代价只有劳动量的范围内,它还是正确的。问题是真正用于交换的商品,并非只有劳动产品,那么对于非劳动产品,哪里有什么劳动量代价可言呐?此时当然劳动价值理论就不适用了吧?可惜,马克思就是在这里犯了错误。他虽然一开始把商品正确定义为:*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但后来又自己脚下拌蒜,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而这就显然与事实不符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并不是由于劳动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这不就典型的自相矛盾了吗?难道非劳动产品如矿山、森林等就没有获取难度,就都可以像空气那样想要就有吗?天然钻石你想捡就有吗?所以,商品除了物化有劳动量成本的品种,还有物化有机会、时间等其它成本的品种,不顾这种客观差别,一味主观想当然把商品限定为劳动产品,这当然就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谬论了。 现在看来,马克思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而是为了给他的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打基础,从而让剩余价值成为利润的源泉!可惜这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因为剩余价值客观上就根本没有产生的余地①。非要它存在,就只能杜撰或虚构了。而马克思不但没有就此悬崖勒马,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发明了所谓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把由投资者决策劳动产生的盈亏,归结到了雇员的剩余劳动头上,让雇员承担了原本应由老板承担的投资盈亏自负的决策责任,终于把自己的学说推进了伪科学的深渊。 既然知道了马克思犯错误的根源,那么纠正的方法也就在其中了。 从商品交换实际出发,商品就是用于交换的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的不同获取难度,就体现在它们之间相交换时所产生的一个交换比值即难度比值。那么商品的获得难度都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首先就是商品的获得成本,不同成本当然就代表着不同获取难度。但影响难度的因素不仅限于成本,供G不应求Q,当然就加大了它的获取难度,反之减小。所以,获取难度N与需求量Q成正比,与供给量G成反比。其他因素如地震、洪水等,则都是通过影响供求关系而影响获取难度。这样,影响与决定难度比值N的公式就总结出来了:N=C*Q/G。而获取难度,相对于作为难度基准的单位商品“元”的比值也就是所谓的商品价格J。即:J=CxQ/G。 而这才真正的适用一切有成本的使用价值交换的价格公式。无论劳动产品,还是非劳动产品。只要不是想要就有、没有获取难度或成本从而不需要交换的对象如空气等,其获取难度N或价格J都可以如此计算出来。如基准商品相同,则:N=J。这才是商品经济中商品价格的真正来源与计算方法。 参见: ①、,资本论中的剩余劳动时间及其产物剩余价值纯属虚构

上一篇:

下一篇: